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安爾。衣更真绪/和泉一织世界中心

在lof上存个。


#Dover组的白色情人节#现代AU注意#意识流ooc慎入谢谢谢谢#


    当亚瑟走到住的地方时,外面已然华灯初上。


    哦对,忘了介绍。亚瑟·柯克兰,英裔留学生,目前正在朋友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家借住。


    亚瑟伸手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房门钥匙插进锁孔里转动,心底里思索着门后又是怎样的光景。


    然而等他推开了门后眼前的一切却出乎意料——是暗夜带来的一片漆黑。亚瑟诧异地走进门,摸索着灯的开关打开了客厅的灯。


    在客厅茶几上放了几样东西,亚瑟将书包扔向沙发后刚想说弗朗西斯的马虎时视线中的事物让他惊讶地一个单音也没发出来——一张素描,画的人是他;一封信,收件人那行写的是圆体的"Arthur"。


    画上的人坐在课桌上,单手撑着脸颊看向窗外。亚瑟努力回想起自己什么时候摆过这样的姿势时想到的却是在高中的某一天和弗朗西斯的对话。


—“弗朗西斯,你去学了美术啊。这么有兴致?”


—“这也是认识漂亮女孩的技巧之一喔——哥哥我想好了,就为女性和我未来的爱人画像。”


    在这之后弗朗西斯选择了一所大学去专修绘画,他也的确是只为女性作画。栩栩如生的画和他本人的气质为他赢来了不少的青睐。和弗朗西斯同居开始亚瑟几乎没怎么看到客厅没有人——一般都是弗朗西斯和几个女生一起,活动从来不固定,那些女孩也当然不是固定的。


过了不久亚瑟才唤回了神智。他拿到放在一旁的信封小心翼翼地撕开信的左边,将信抽出。


    “亚瑟:


              也许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句‘我只为女性和我的爱人画像’。这幅画就是在那之后画的。它并不是我所有画作中最完美的,却是我最珍贵的。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我的朋友。


              王耀说,明天就是中/国的白色情人节。你愿意和我一起度过这个‘情人节’吗?”


半夜摸鱼,不想改就这样吧


有点喜欢这个设定了,估计以后闲着会用这个写写百日仏英啥的(并不是)

评论
热度 ( 4 )

© 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