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安爾。衣更真绪/和泉一织世界中心

「存檔」上皮交换日记。佛羅倫薩

*和米兰先生的交换日记,皮气应该都没了写得开心就好[x]


*“我”为佛罗伦萨拟人 自拟名:克里斯蒂娜 美蒂奇
*10号,11号补档完毕,12号的也贴啦,写的有点魔性贴空间就太羞耻了...。还有两天!我加油!


    7.8
    早晨睁开眼睛时,我看见了沐浴在从窗帘缝里悄悄溜进的阳光之中的梳妆台灿灿生辉,我可以想象到今天会拥有一个美好的天气。事实上应该可以说的确如此。明媚的阳光——也许还要更加火热些,可能不怎么招人喜爱却依旧执拗地散发出独属于夏天的温度。噢,太阳,你笑得太甜蜜啦!
    我不想走到街上去感受来自太阳的毒辣视线,因为我的防晒霜已经用尽——当然这只是开个玩笑。不知从何时起,每每走进夏天这个季节我就会慵懒许多——不过去享用一杯香醇咖啡的劲我还是有的。
    用完午餐顺带再小憩一会儿后,我选择去我常去的那家小店度过今日下午也许无趣的时光。老实说他们的咖啡和下午茶点心可牢牢地吸引住了我的胃。那味道可是棒极了,令我回味无穷。只要有杯卡布奇诺和几个可口的小点心我就能度过一个下午!对了,也许是今天实在是太过酷热,加上我的时常近乎日常的光顾打动了店主人的心——大方的老板娘请了我一个冰淇淋,还让我挑了自己最喜欢的口味。不得不说我爱这个热心又多才多艺的老板娘!食客在这几乎无法找不到自己需要的食物——当然仅限甜点,也难怪这里的客人络绎不绝。有机会我要带着我的朋友们上这里来尝尝鲜。
    晚上吃完晚餐我就去洗了个痛快的澡,随后就坐在书桌前写下这些,同时想好了写完今天的日记后就去旁边的书柜上拿几本书坐在床头看。
    那么,晚安。


7.9
    锡耶纳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令我很困扰,虽然他不请自来的次数已经多到我该习惯了。也许他就是看中了我这能蹭吃蹭喝的好处,我敢说我家的客房都快成了他的专属房间。
    因为他的到来我只好改变我的行程——放弃窝在家中而是带着他去向我昨天所说的咖啡厅。走进店里时收到来自老板娘的暧昧眼神我也只好尴尬地回以一笑。这里的咖啡也让锡耶纳这个对饮品挑剔的人赞不绝口,如果抛开他对过往的漂亮女人抛的媚眼或甜言蜜语,我想这个下午会更加美好。游刃有余的他同时还在挖苦我为何没有被人搭讪——老实说这一时刻我觉得锡耶纳特别的,欠揍。我决定低头饮尽杯中的剩余而避过他的“疑问”。
    他和我提起关于我们的老邻居比萨,说他最近在折腾怎么样把他家那令他举世闻名的斜塔扶正。心下都明白只是无用之功却还是不肯选择放弃。我们也只当做一个笑谈。
    还有在来的路上遇见的小基安蒂,锡耶纳说。基安蒂的酿酒手艺越来越好,他差点就被葡萄酒吸引住给留在基安蒂家里了。我倒挺希望他被留在基安蒂家,事实上我也这么说出了口——随手被锡耶纳投来的哀怨目光激起一身不自在。他这么一提我倒想起我已经许久没见过基安蒂,这个惹人喜爱的小男孩。
    最近也的确是闲来无事,有机会去拜访一下那个小家伙好了。


7.10
    就如同我昨日所说的一样,整理好行李我便询问还在匆忙洗漱的锡耶纳是否要与我同行去看望基安蒂——但他一口回绝,说要留在佛罗伦萨几天。我想我当时的表情应该是惊讶得合不拢嘴。但我并不想深究他的想法,因为我的再不快点出门就要赶不上最近的一班汽车了。
    城镇的景色随着载客汽车的行驶而快速后退,不一会儿入目的即是大片的花、草、树。仿佛俗世的一切抛在脑后从而进入世外桃源。会想到这些,我觉得我很享受这场旅程。
    没下车前就远远望见站在原地等待的基安蒂,下了车后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边走边说笑着给我介绍他的家,骄傲地像个想要给大人展示自己珍贵礼物的孩童。我只是微笑着倾听他的诉说,按着他的话看向路旁的葡萄酒庄,能嗅到由葡萄散发出的馥郁芬芳。
    晚餐时基安蒂开了一瓶陈酿的葡萄酒摆在餐桌上与我共饮,入口低沉醇厚且香郁。在饭后他也豪迈地送给了我几瓶,他自豪地说被冠以“基安蒂”名的酒才是最上层的——我很确信他不是自夸。
    庆幸的是我并没有携带多少行李,那些酒也可以拿得下,但我并不想抱在怀里硌得难受。但愿上帝保佑那些酒瓶经得住汽车的小小颠簸。


9.11
    今天一早我就离开了基安蒂的家往回赶——锡耶纳说看见了一封信,署名虽然他看不懂却知道是汉字。我心下了然那人是谁,只对锡耶纳说将信封搁在我的书桌上便好。
    风尘仆仆的我放下行李便快步走去书房,信完整地躺在桌面。锡耶纳的人品也是可以相信的嘛。
    信上的汉字是“宁波”,但我们的交流都是使用英文,偶尔夹杂着些汉语。我倒要感谢宁波小姐对我学习汉语的帮助。
    她与我谈及宁波发生的种种趣事,也会有她和的邻居们家里发生的大事。我能感觉到她在于我分享她的欢喜,偶尔也会不自主的笑起来。细细读上两三遍后我拿出纸笔开始写下回信。可能是我比较无聊或者说想不到什么可以写下,总会提上几句美食。宁波总会在信中发泄自己的不满,我能想到她在看见信时大呼“饿死我了”;亦或是看到信时嘴里嚼着食物边嘟囔着“我不怕你”。
    回复了她的信并寄出去后我又回到了无所事事的状态,连看着那被摆在街上许久的幸运小猪也不觉着可爱。
    嘿克里斯蒂娜,你的状态有点不太好啊?


9.12
    维斯康蒂先生的告白与举动真让人受宠若惊,我认为我并不如他所说的一般完美。可能会有说这是谦逊,但事实上每个正常的人对自我的评价都会贬低不少对吧?
    今天除了维斯康蒂先生告白之外还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可以记下。不如说是震撼太大其他事都变得平淡无味。
    我仿佛陷入了一种状态,手头上也有那么几件要紧事却觉得无聊得发霉。比如说先前锡耶纳邀请我去他家的赛马节——却要我去订票。几个小时前还在感慨时光荏苒岁月不饶人的我被他拍肩吓到,锡耶纳一本正经地说他是好意提醒我去订票。
    我又一次想透我为什么讨厌锡耶纳人。
    可能我需要给自己写个计划表了……都多大的人了还写小孩子才需要的东西。我一遍唾弃自己一遍构思着该如何制作。提笔写下心里所想后发现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真多。之前我都在浪费时间,我对不起上帝。写到这我只想做个掩面哭泣的动作。
    宁波与我的信件中提及过一个名词“拖延症”。她说她们那有不少的人有这样的病症,喜欢拖延事情。我想我也应该是患上了这种病——“能意识到就好,早治早好。”我已经能想到锡耶纳会说的话了。
    加油吧。


7.13
    总算是送走了锡耶纳,目送他乘上驶向他家的汽车后我终于松了口气。但“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是行得通的。
    我收到了一份来自布达佩斯的邀请。
    我异常头疼地看着手上的邀请函和行程表上标注在明日的活动。内心迫切希望前去布达佩斯欣赏匈牙利的文化,但行程表上在邀请函上的出发当天大大方方地写着“托斯卡纳的各位的聚会”。这次聚会的东道主似乎是比萨,几次聚会不到场的也不在少数,但自己从未缺席,偶尔翘一下班也是没问题的吧?我突然有了点小小的负罪感。
    但是再看到夹带着机票的邀请函后才在心底埋下种子的罪恶感瞬间被连根拔起——管他呢。比萨也不能奈我何。
    如此想法的我又一次收拾起了行李随时准备离开。现在正在提笔写下今天的日记,以及是否该带些什么东西送给布达佩斯。
    仰慕布达佩斯的文化已久,虽然应该是音乐气氛更加浓厚的地方但也丝毫不减兴致。古典的气息与现代的文化相结合。啊——真是令人向往。
    这次是邀请去欣赏歌剧,礼尚往来地我是该在回来后也邀请布达佩斯到我这来听一听《茶花女》吗?
    算了吧,在登机前我还是想清楚该给对方带什么礼物好。

评论
热度 ( 5 )

© 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