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安爾。衣更真绪/和泉一织世界中心

[奈因]Five Days 02.相識

*平安夜快樂!莫名給拖到這個點才發出來,晚上還要補上兩天的份想想都覺得不可能……
*前篇請翻我主頁因為我不會手機複製鏈接(……)
*很神奇的私設出沒,超級奇怪的,我寫的時候手都在抖((((。
*斯雷因大概ooc的相當嚴重,慎重觀看(
*如果還受得了(?)祝食用愉快!

界塚伊奈帆再一次遇上了斯雷因特洛耶特,地點是極其出乎意料的大學校園。
即使沒有放在心上,但那個昨夜才見過的身影界塚伊奈帆還沒有到隔天就無法認出的地步。
晶瑩霜白覆蓋的校園景色別有一番風味,初升的太陽卻在看似溫柔地一點一點令其回歸本來的面貌。這個時間段沒有什麼人在校內走動,那人的身影就顯得略微突兀。
界塚伊奈帆想如果有人路過瞧見肯定會以為像個跟蹤狂一樣跟在別人身後,但事實上,他也在詫異這個人跟自己同路了很久,這個趨勢下來似乎目的地與自己無二。
同院的學生?不、不可能。他敢斷定自己從沒在這之前、在院系裡見過他。
這個問題的答案等到我走到目的地就可以揭曉了吧。界塚伊奈帆不動聲色地走在斯雷因的身後,這麼想著。
*
斯雷因早就註意到有人正在自己的身後,在走了十幾分鐘對方依舊尾隨在自己身後時斯雷因終於感覺到異常。一瞬間內他有想到過對方是在跟蹤,下一秒又立刻被他自我否決。同路的事明明如此常見,自己還這般疑神疑鬼。
他故作鎮定地保持朝前走的行動,努力忍住回頭一探究竟的衝動,殊不知這會的功夫被當做目的地的高大建築已近在咫尺。
“你也是來這裡的吧,還往前走就要離開了哦?”斯雷因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將要從建築大門離開,準備繼續走自己的路時,被從身後傳來的——說中他目的的聲音嚇得如同受驚小鹿般反身往後退了一步再看去聲源處。是一個在此前大概是從沒有過見面的人——但是那條圍巾好像有點眼熟呢?
雖然為何被一個素昧平生的人知曉自己的目的這麼大的疑雲擺在眼前,但斯雷因暫時管不上那麼多,只匆匆忙忙地衝人鞠躬道謝:“是的,非常感謝您的提醒!”
*
說出那句話的時候界塚伊奈帆心裡已經有了足夠的把握,而對方的答應又進一步證實了自己的猜想。在看見斯雷因過於可愛的反應時界塚伊奈帆仔細地觀察了他的樣貌。
髮色是偏白的銀灰,瞳孔也是在這很罕見的顏色,湖水一般清澈見底的藍。
很獨特,也很令人難忘。
界塚伊奈帆突然地有些好奇有著這樣相貌的人又會有著什麼樣的性格——但就在他思索這些的時候斯雷因丟下感謝就匆忙離去的舉動繞是他一時也沒有緩過神來。
“有點奇怪的人。”再次看見人離去的背影,界塚伊奈帆定下了他對斯雷因的第一印象。也踏進了大門。
*
逃一般地跑進建築後斯雷因立刻就冷靜了下來,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麼失禮的舉動。但事情已經發生便無法改變,再糾結下去也毫無意義。
這裡是一棟教學樓,是斯雷因大學時期學習的地方。僅僅是一年的時間還無法磨滅靠幾年鐫刻下的記憶。
斯雷因熟門熟路地就找到了一個辦公室,不出意料的是自己想見的人在這個點也會在此。“扎茨巴魯姆教授…”
被喊到的人轉過旋轉椅看向斯雷因,驚訝之情洋溢於表。“斯雷因?好久不見了。”
“是的,教授,好久不見了。我是想來找你拿走我父親他留在這裡的東西的。”
“是一個盒子對吧?可惜現在不在這裡。……噢,伊奈帆,你來的正好。帶斯雷因去我的住處那裡拿一些東西吧。”
斯雷因順著扎茨巴魯姆的視線看過去,發現的正是自己在樓下撞見的人。
“我是界塚伊奈帆,多指教。”
“……斯雷因.特洛耶特。有勞你了。”斯雷因的話語不免地帶上一些僵硬,看著對方說話的時候他發現界塚伊奈帆在笑——雖然很不明顯——但是絕對在。

评论
热度 ( 3 )

© 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