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安爾。衣更真绪/和泉一织世界中心

[奈因]Five Days 04-05.親吻

*現啪聖誕節梗最後一點,含有槲寄生下接吻的梗♡♡我就想寫這裡!!!
*雖然說是4和5合一起但字數也沒有兩倍(。)鋪了三章累死了雖然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ry
*最後,Merry Christmas!!食用愉快♡

問了聯繫方式,兩天過後卻都沒有任何聲息,斯雷因.特洛耶特為界塚伊奈帆的作為感到疑惑。
真是莫名其妙的人……。
“斯雷因,在發呆唷?”突然被旁邊的同事拍了拍肩膀,斯雷因回神後抿唇給了人一個勉強的笑表示他的歉意。
也是,這個時候專心工作才對。其他的事留到下班後再說吧。斯雷因一邊想著如此,一邊抱起桌前的一摞文件夾走去文印室。

時間是九點整,斯雷因提著公文包走出公司大樓。
雖是冬日寒風卻並不凜冽,幾日前便掛起的LED燈閃爍更增添了幾分聖誕的氣息。街道上已經是一幅隨處可見綠紅色調的聖誕飾物的景象。
斯雷因把手放在嘴邊呼氣試圖讓自己感到不過於寒冷,腳下的步伐沒有停歇。走到一個小型的廣場時斯雷因的視線中慢慢出現了一棵巨大的聖誕樹。兩三個人高的松樹上纏繞了一圈圈亮著光的燈,大小不一的鈴鐺、捆著綠色枝條的各色蝴蝶結緞帶掛滿了樹梢。
明晃晃的一切讓斯雷因不禁一時失神。
口袋忽然傳來振動,斯雷因摸了摸口袋,掏出電話的時候發現閃爍的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個陌生號碼。
“……界塚伊奈帆。”
他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肯定。
“請站在原地不要離開,斯雷因.特洛耶特。”
果然是他。
斯雷因.特洛耶特放棄了思考“為什麼他會知道我在這”、“他究竟是想做什麼”等等問題。他按著對方的指示站在原地,看著界塚伊奈帆的身形一點點在眼前放大。
至於為什麼要聽從對方的話留下,他也不知道,也無力思考。
“還有什麼事情嗎?”斯雷因注視著界塚伊奈帆站定在自己的對面,直視著他的雙眼試圖從這雙毫無波瀾的暗紅瞳孔中看出些什麼。
斯雷因.特洛耶特挫敗地發現自己在界塚伊奈帆的臉上什麼都沒有看出來。界塚伊奈帆衝兩人身側的聖誕樹上投去目光時,斯雷因跟隨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不過是萬千飾物中的一束高高掛起的——由植物枝條與干花編制而成的花環。
“槲寄生,”他聽見界塚伊奈帆突然這麼說道。“在槲寄生下的兩個人,必須得接吻。”
提到槲寄生,斯雷因自然知道與此有關的習俗。但界塚伊奈帆的意圖……“那……”他只來得及發出一個單音便被人以唇舌堵住了嘴。
斯雷因鬼使神差地沒有推開界塚伊奈帆。
他能感受到界塚伊奈帆的舌輕而易舉地越過斯雷因的牙關攝住斯雷因的,唇齒之間彼此舌的交纏由界塚伊奈帆主導到片刻後斯雷因.特洛耶特不甘示弱地爭奪過主動權,再而因為氧氣的不足令兩人緊貼的唇舌分離。斯雷因在被界塚伊奈帆吻住時閉上的眼睛也同時睜開。
……說是舌吻,不如說是在打架吧。斯雷因.特洛耶特看著界塚伊奈帆,輕喘著氣的同時心想。
明明是一男一女在槲寄生下站在一起才得要接吻。斯雷因清楚得很,因為這是過世的父親在聖誕節跟他說過的事之一。
界塚伊奈帆不可能不清楚。
他的意圖顯而易見。
“你想繼續待在這裡嗎,斯雷因.特洛耶特?”
他知道他想說的是什麼,不知不覺間周圍聚集了三三兩兩的人看向他們。斯雷因對此並不介懷,但方才還親在一起的人此時一副淡然的模樣令斯雷因不禁沒好氣地回答:“我不正是聽了您的話才站在這裡的嗎?”
“是,要來一起過聖誕嗎?我出門前跟雪姐說了要帶朋友回去過聖誕。”界塚伊奈帆抬腕看了眼時間後說道。
斯雷因突然有些被觸動。
先前的吻在他的心上蕩起些許波紋,這句話則如同一塊大石被拋入湖中,激起波瀾萬丈。
他垂眸看著鞋尖半晌沒有言語,等待答復的界塚伊奈帆除了看著他也沒有了其他的動作。
“我可不是你的朋友,界塚伊奈帆。”
“也許吧。”
“……那麼,還請你帶路了。”

之後會發生什麼?誰知道呢。
-End-
——————————
寫完了——!!!!有點激動,雖然根本沒有表達出想要表達的東西(原來有想表達的東西嗎)
這個梗的局限性好大,又沒寫大綱,飄逸的意識流就這是麼自信(。)
感謝觀看到這裡的你♡如果有什麼評價請直接跟我說吧!!

评论
热度 ( 7 )

© 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