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安爾。衣更真绪/和泉一织世界中心

[环壮]

慎入!!!
abo设定。没有题目,去年年初的鸡血产物,就不开车就耍流氓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顺便一提信息素是我瞎扯的,我也不知道我当初想干什么,开车未遂(

abo,结,永久标记,发情期

正逢偶像工作中难得的休息日,四叶环无所事事地坐在公寓沙发上用勺子舀起刚刚拿出来的国王布丁。还没有将布丁送入口中时,突然闯进鼻腔的馥郁香味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探头看向玄关处、香气的来源。
那是そ—ちゃん——他的搭档逢坂壮五。

逢坂壮五似乎没有注意到四叶环的存在,他攀着墙壁一点一点地试图走进卧室,没走几步双腿就像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般整个人靠着墙壁滑落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他的面色、甚至肤色都是不自然的过于红润,状态是与壮五一般给人留下的沉稳、温和印象相悖的糟糕。

他将布丁放在茶桌上,走进壮五时看着他的模样突然有了想要抱住壮五的冲动,他也的确随着自己的想法去做了。
“そ—ちゃん?为什么这么晚回来...怎么了?”

逢坂壮五在四叶环俯身过来抱住自己时有想要推开他,但平日里身体就已经比起一般男性瘦弱纤细的逢坂壮五做不到,更不用说此时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的逢坂壮五。他放弃了一般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并拢双腿试图不让四叶环看出任何异样。

四叶环清楚地听到壮五说:“环くん……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把我抱进我的房间吧,我没有力气走了。”

“怎么会没事呢——そ—ちゃん这个样子。”
这么说着的四叶环依旧听从壮五的话一把打横抱起了他,按照壮五所说地将他带进壮五的卧室。此间逢坂壮五的脸埋在环的胸前不肯抬起,与此同时他能感受到壮五的身躯在颤抖。

そ—ちゃん,变得好奇怪。
是因为现在这个特别的样子吗?

四叶环知道逢坂壮五是个Ω,从第一眼见到逢坂壮五起就知道了,因为壮五身上散发出来的淡到几乎没有的——木槿花的香味——他的信息素。
身为α本能地可以判断出对方的性别,即使四叶环并不是特别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想要靠近他,想要依赖他,想要照顾他。
怀揣着莫名其妙的好感,这是四叶环对逢坂壮五的第一印象。

初见与日常相处的时候壮五的信息素从未如此浓烈,此时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壮五所散发出来的信息素更加肆无忌惮地全面袭击四叶环的感官。
想尝尝看、现在的そ—ちゃん的味道。也许尝起来会比国王布丁要美味一点?
四叶环一向简单的脑海中突然蹦出这样的想法,吓了他自己一跳。

从玄关到卧室没有几步路,但这对壮五来说如同度过一个世纪般枯燥冗长。
他并不是第一次进入发情期状态,但他从不知道在一个α的怀中Ω会更加地难受——身上像是被点着了般的燥热,脑海里充斥着“想要和人做爱”的念头,不由自主散发出的异常馥郁的信息素也是在代表着身体诚实地在对他人说“快来上我吧”。
……不行,是环くん,不可以。逢坂壮五对自己说。

但理由究竟是“多年依靠抑制剂小心翼翼保护好的自己不能就这么献出去”,还是“环くん还没有长大”,逢坂壮五心里的天平也没有给他一个准话。

快点、再快一点吧...要无法忍耐了啊。

在壮五晃神的同时,四叶环毫不温柔地踢开了壮五虚掩的卧室门,将壮五轻柔地放到铺着紫色被单的床铺上。环还有没有想到这是他距今最为温柔的一次动作,因为某些事在那之前更成功地吸引走了他的注意力。
比如说,壮五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让毫无防备的环跌坐在了他的身边。

有离开势头的环被壮五的举动惊得愣了愣,脸上写满了他的不满:“そ—ちゃん,到底怎么了嘛。这样很烦——”

“环くん,我可以信任你、再请求你帮我一个忙吗...?”逢坂壮五的语气郑重地像是下了一个极大的决定,他攀着环健壮的手臂将头颅凑到环的耳边。

他说:“来标记我吧,环くん。”
——
逢坂壮五说完便闭上眼吻住了四叶环。

四叶环没有反应过来,老实说他已经完全懵了。但潜意识驱使他去接受,习惯,并反客为主。

在此之前四叶环从未与他人有过正式的接吻,第一次知道亲吻的感觉会如此舒服,壮五的嘴巴虽然很薄但是和布丁一样,含在嘴里软软的。

环的吻技因为他的年纪和阅历是理所当然的青涩,他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把舌头伸进壮五的口腔,带动壮五的舌一起,在彼此的唇齿构出的空间里胡乱地交缠。

评论
热度 ( 26 )

© 我頭像很可愛是吧 | Powered by LOFTER